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尸妹 > 第九百零四章 抓供奉
既然上了車,那肯定是要攤牌的。
而且根據我的觀察,這一車子鬼雖然有十多個,但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厲鬼出現。
換而言之,在我看來。
這些個鬼,實力應該也就那樣。
別看有十多個,我其實根本就沒放在眼里。
而且除了我之外,還有小狐貍在。
就算這些鬼現在和我直接翻臉,我認為也有能力自保以及保護好小曼,而且還能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我在聽到司機的話后。
只是淡淡的開口道:
“為何上車嘛!其實理由很簡單,就是想上來了解了解。
既然都死了,怎么還不愿意下去。”
我話音剛落,本來正在開車的司機。
“嗖”的一聲就站了起來。
而就在他起身的瞬間,我們身后的十多只鬼,也瞬間站了起來。
可是公交車,卻還在飛馳的往前行駛則。
見到這兒,我也沒擔心。
只是笑著繼續開口道:
“怎么?被我說中了嗎?”
司機沒有回答我,車廂之內,一時間陷入了死寂的沉默。
而車窗外,也變得漆黑無比。
根本沒有一點點光亮,根本就不知道,我們此時此刻已經到了那里。
小曼死死的抓著我的手臂,緊張兮兮的盯著前后。
直到過了一兩分鐘,那站起的司機,終于有了一點動作。
只見他的腦袋,開始一點點的轉了過來。
三十度,五十度,九十度……
到這里,一個正常人的脖子應該到了極限。
可誰也沒有想到,那脖子還在繼續往后轉。
最終,那司機的腦袋,一百八十度的就轉了過來。
只見他背對著我們,但臉卻是面對著我們,好似脖子被扭斷了似的。
可是那司機的臉上,依舊還有表情。
小曼見到這里,瞳孔無限放大。
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硬是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小曼不是要跟我抓鬼嗎?體驗刺激嗎?
這次肯定讓她體驗個夠……
可我,卻顯得淡定無比。
記得當初惹上水鬼,李光地在火葬場,就給我來了一個腦袋一百八十度轉動。
當時給我嚇了一個踉蹌,心頭發寒。
可現在,我心里都沒有掀起點點波瀾。
因為已經,麻木了。
鬼,沒有實體。
別說他們腦袋可以一百八十度轉動,甚至身體扭曲成一團都沒事兒。
我和小曼依舊坐在椅之上,我一只手又一次的拍了拍小曼的手,讓其不用太緊張。
而我的另外一只手,更是掏出了一盒煙。
擠出一根煙,嘴里叼上。
然后不慌不忙的,將煙盒放回去,最后拿出打火機“咔咔”兩聲點上。
隨著我深深吸了一口之后,那個將腦袋一百八十度的司機,終于開口了。
“你,不怕我?”
吐出一口煙霧:
“扭個脖子有什么好怕的?
我曾經一天見過的鬼,比你這一輩子見到過的還要多!”
我淡淡的說著,還是沒有出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沒有在這些鬼身上,感覺到兇煞之氣。
只感覺到陰氣,沒有煞氣,就說明他們的還沒有化厲。
既然沒有化厲,還有理智,那就有談判的可能。
地府歸來,我對鬼的認知,比以前生刻了不少。
他們其實和我們活人,沒有什么區別。
只是存在的形勢,出現了改變而已。
能渡一個是一個,也算是為自己積德,種下善緣。
所以,武送等手段,只是我的備用手段而已。
司機男鬼見我說出這話,而且整個人非常淡定,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們身后的鬼,也有些驚愕的模樣。
司機男鬼皺了皺眉:
“你、你莫非是道士?”
嘴角勾起一絲微笑,攤了攤手:
“我更喜歡稱自己驅魔人。
說說吧!什么原因讓你們繼續在這里害人……”
說到這里,我見沒有抽完的煙頭。
直接丟在了地板上,準備將其踩滅。
可誰知道煙頭剛接觸到車輛地板,那地板便被燙出了一個洞,然后出現了一些黑灰。
見到這里,我不由的愣了一下。
好家伙,我和小曼現在乘坐的公交車,竟然是一輛紙車。
但也只是愣了一下,沒有太過在意。
而那司機男鬼,已經再次開口道:
“驅、驅魔人,難、難怪可以看破我們。”
我笑了笑,沒說話。
那男鬼則在此刻轉過了身體,然后抬了抬手。
本來正在迅速行駛的公交車,突然之間停了下來。
隨即只聽“咔嚓”一聲,公交門開了。
緊接著,便聽到司機男鬼開口道:
“你們走吧!我們不想害你倆。”
此言一出,我心里還“咯噔”一聲,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不想害我倆?啥意思?對我和小曼大發慈悲?
還沒等我搞明白,車廂后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開車的,快把車門關上。
馬上就要地兒了,你這會兒放了他倆。有沒有搞錯,一會兒我們去哪兒找供奉?”
“就是,不能放他們走!”
“開車的,驅魔人你就怕了。
咱們這里這么多鬼,還怕他倆?”
“就是,沒有供奉。
咱們就成了供奉。
開車的,立刻關門,絕對不能放他們離開……”
“……”
剎那間,整個車廂都躁動起來。
本來壓抑冰冷的氣氛,此時變得喧囂起來。
雖然我有些不解,但我卻從他們的對話之中,隱約的掌握到了一些訊息。
“供奉。”
這些鬼抓我們,好似就是為了給誰找“供奉”。
如果他們不抓到供奉,他們自己,就會成為那個神秘存在的供奉。
想到這里,我隱隱感覺到。
在這午夜公交車的背后,恐怕沒那么簡單。
在這群公交車死者的背后,還有一個幕后黑手。
這個黑手操控著這群鬼,利用他們去外面害人,也就是所謂的抓供奉。
有了這個想法之后,我再次開口道:
“供奉?你們再向誰供奉?是不是有人操控著你們?”
可我話音剛落,身后一只帶著眼鏡的鬼,當即便惦著腳走了上來。
“關你屁事。
上了我們的車,就是我們的供奉。
他說道士,你就信啊?
開車的。
你怕,老子不怕。
你不敢弄他,我弄!”
說著,那鬼已經露出了獠牙,指甲也開始暴漲。
隱約之中,我已經感覺到了一陣煞氣撲面。
與此同時,他猛的抓向了我的肩膀,就要對我出手。
結果這鬼的冰冷的手爪,還沒接觸到我的肩膀,我便是冷哼一聲。
反手就是一道黃符,沒等那眼鏡男鬼有任何反應。
“啪”的一聲,就拍在了他的臉上。
黃符剛接觸到眼鏡男鬼的臉,便是白光一閃。
“轟”!
只聽一聲爆響,一道炙熱的陽氣瞬間在車廂里爆響。
車廂內的鬼群,被震得連連后退,面露驚恐。
至于那眼鏡男鬼,更是當場便被炸翻在地。
整個人忽明忽暗,抽搐顫抖,即將魂飛魄散的樣子……
友情鏈接:足球比分  六合  籃球比分  理財  直播吧  世界直播  世界杯  德甲直播  世界杯  起點小說  德甲直播  cc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