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歡喜記事 > 番外十八 南疆之行(七)
    尋著笛聲,他遠遠的就看到秦菡兒在吹奏曲子。

    陶老先生疾步上前。

    腳步聲太亂,楚舜回頭就看到陶老先生走過來,正要開口說話,就見陶老先生看著秦菡兒,聲音顫抖道,“你怎么會唱這首曲子?!”

    突如其來的一問,直接把秦菡兒問懵了。

    陶老先生臉上的急切太顯眼了。

    她們在湖畔待了小半個月了,他一直是萬事不入心的悠閑之態,幾時這般急切過?

    她一走神,陶老先生更急了,又問了一遍,“你怎么會唱這首曲子的?!”

    “是我娘教我的,”秦菡兒回道。

    “你娘?”

    “你娘叫什么?!”陶老先生的聲音更急了。

    這首曲子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因為是他年輕的時候為愛女作的。

    秦菡兒更懵了。

    她看了楚舜一眼,才弱聲回道,“我娘姓齊,單名一個雪字。”

    一瞬間,陶老先生的眸底淚光更甚。

    陶老先生看著秦菡兒,喜極而泣,“你可知我姓什么?”

    秦菡兒腦子已經轉不動了。

    陶老先生難道不是姓陶嗎?

    楚舜嘴角狂抽。

    陶老先生那一臉激動,眸底隱隱閃著光的樣子,明顯是找到了親人啊。

    又主動問他姓什么,不明擺著他姓齊嗎?

    一個念頭呼之欲出——

    菡兒不會是他的外孫女吧?

    秦菡兒沒想到陶老先生會是她的外祖父。

    陶老先生也沒想到找了十幾年的女兒,始終一點消息都沒有,卻誤打誤撞找到了外孫女。

    秦菡兒不敢置信,“您真的是我的外祖父嗎?”

    她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外祖父。

    娘很少提起外祖父。

    堂姐去外祖家探親的時候,她也問過娘,只是娘淚眼婆娑,沒說一個字。

    爹把她叫道一旁叮囑她不要在娘面前提外祖父,娘和外祖父走散了,這輩子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打那以后,她便沒再問過。

    現在卻冒出一個外祖父?

    這叫她怎么能相信啊。

    陶老先生結果短笛,吹奏曲子。

    秦菡兒只吹了前半段,陶老先生吹的是后半段,一點不差。

    秦菡兒心底隱隱信了幾分。

    因為這首曲子她經常聽她娘吹奏,有時候吹起來還掉眼淚,爹拍著娘的肩頭,娘擦掉眼淚道,“我不后悔。”

    以前不明白,現在看到陶老先生,秦菡兒有點懷疑她爹娘是不是私奔的。

    楚舜覺得這么貿然認親太草率了,怎么也要對下面容吧?

    可他一問,陶老先生竟答不上來。

    秦菡兒望著他,“我娘長什么樣兒?”

    “我也不知道,”陶老先生的聲音里透著悲涼。

    秦菡兒眉心皺緊。

    做爹的怎么可能連女兒長什么樣都不記得呢。

    難道他也和夏大少爺似的容易記錯人嗎?

    可記錯別人就算了,自己的女兒也能記錯嗎?

    見秦菡兒不信,陶老先生急了,“當年你娘下山帶走了易容丸,若非易容改貌,我怎么可能十幾年都找不到她?”

    服下易容丸,可能從眼跟前過去,他都認不出來,叫他如何能猜出她娘長什么模樣?

    秦菡兒更糊涂了。

    她娘怎么可能服過易容丸呢,東鄉侯差點都活活疼死啊。

    楚舜覺得陶老先生是秦菡兒的外祖父是好事,如此一來,他就沒理由不告訴他們同心蠱的解蠱之法了。

    然而楚舜想的很好,陶老先生非但沒說,還催他們回大齊。

    不認親還容他們逗留,這一認親直接轟人了。

    這腦回路,楚舜實在想不明白了。

    秦菡兒不肯走,她還沒有弄清楚陶老先生是不是她外祖父呢。

    秦菡兒望著陶老先生道,“你要真的是我的外祖父,就告訴我同心蠱的解蠱之法吧。”

    “讓我來南疆的是大齊皇上,找不出解蠱之法,我會沒命的。”

    當然了,這話是騙人的。

    她好歹是靖國侯世子夫人,和蘇錦關系又好。

    找不到同心蠱的解蠱之法,皇上也不可能會要他的命。

    但她既然真心拿蘇錦當朋友,謝景宸又是楚舜的好兄弟,她自然要想辦法幫他們把同心蠱解了。

    為此拿性命欺騙外祖父也在所不惜。

    再者,她也是想趁機試探下陶老先生是不是她的外祖父。

    如果真的是,肯定不會不把她的命當回事。

    陶老先生能怎么辦,他遠居南疆,距離大齊千里之遙,還遠離喧囂,消息閉塞,根本不知道靖國侯府在大齊的地位有多高。

    不受寵的侯爺遍地有,男人在外有幾個不吹牛的?

    在楚舜和秦菡兒之間,他肯定信秦菡兒。

    陶老先生嘆息一聲,說起往事。

    而這些往事把秦菡兒和楚舜都震的不輕。

    誰能想到自己的親娘(岳母)會是南疆圣女?

    南疆萬蠱山那是最神秘的地方。

    即便楚舜沒有娶秦菡兒,也聽過萬蠱山的大名啊。

    然而做南疆圣女是件榮耀的事,也是件痛苦的事。

    南疆圣女為養蠱而生,立誓一輩子不嫁人,否則必遭蠱蟲反噬而死。

    秦菡兒的娘從一堆姑娘中脫穎而出,成了新一代南疆圣女,可做了圣女沒半年,為尋毒草下山,半道上遇到了秦菡兒的爹,當時的秦家二少爺。

    秦菡兒的娘采懸崖峭壁處的野草,結果失足掉下去,是秦菡兒的爹挺身而出救了她。

    下墜力道太大,秦菡兒的爹為救人,傷了胳膊。

    為了救秦菡兒的娘才受傷的胳膊,秦菡兒的娘有責任給他醫治,再加上都是來尋藥草的,便結伴同行。

    一來二去,情愫暗生。

    秦菡兒的娘自知自己是圣女,不該動心,秦菡兒的爹不知道她圣女的身份,猛烈追求。

    圣女越抗拒,羈絆越深。

    再加上尋找藥草的一路危險重重,你救我,我救你……藥草尋完,兩人也到了互許終身的地步。

    秦菡兒的娘為了能和她爹長相廝守,決定放棄圣女的身份。

    只是這身份豈是想放棄就能放棄的?

    繼任圣女之位,她還繼任了圣蠱和養蠱絕技。

    這是不傳之秘。

    為了防止絕技泄密,只要她提出不做圣女,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條。

    可秦菡兒的娘為了能和心上人長相廝守,是辦法用盡,最后不惜服用易容蠱。

    她偷了易容蠱下山,從此人間蒸發。

    圣女跑了。

    這對萬蠱山是奇恥大辱。

    當時的陶老先生還在萬蠱山上,為了逼圣女回山,不惜拿陶老先生性命相挾。

    不過秦菡兒的娘到底沒有回去,她用養蠱絕技逼迫萬蠱山放了她爹。

    如果不放人,養蠱絕技將人手一份。

    這是掐住了萬蠱山的命脈了。

    萬蠱山不受威脅,結果不出半個月,養蠱絕技中的易容蠱的養蠱之法就人盡皆知了。

    易容蠱很厲害。

    但蠱蟲難養是其一。

    易容改貌過程痛苦萬分,服下者,十不存一。

    而且活下來的人也不知道容貌會變成什么樣,可能容貌變美,也可能奇丑無比。

    選擇將易容蠱公告天下,對萬蠱山的傷害是最小的。

    可這只是開始——

    萬蠱山受挾,不得不放了陶老先生。

    陶老先生下山尋女,至今已有十六年了。
友情鏈接:直播吧  極速體育  起點小說  直播吧  歐洲杯直播-2020年歐洲杯足球吧高清網絡在線直播  籃球比分  世界直播  天天理財  筆趣閣  世界直播  筆趣閣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