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骨在張楚源源不斷的分出血氣滋潤下,并未紅腫,外表幾乎看不出任何的異常。

    比張楚預想的要容易。

    消耗也比他預想中的要小很多。

    他自己估算,以他目前的血氣總量,和血氣恢復速度,完全可以支持這種程度的消耗整整兩天。

    兩天時間,已經足以滋養著受創的骨骼重新長好,完成淬煉。

    而他的血氣雖然在同境界當中算得上渾厚的,但并沒有渾厚到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地步。

    他能,其他八品武者當然也能!

    他不由的就想起了,小老頭告訴過他的,八品練髓十分艱難,許多身后無高門大閥支撐的八品武者,畢生都無法完成全身骨骼淬煉。

    可這,明明容易啊……

    “難不成,我的骨骼和其他八品武者不一樣,還是說我的血氣對練髓有奇效?”

    張楚疑惑的打量自己的左手,看了一會兒,他忽然猛地一拍額頭,暗罵了一聲大傻叉。

    指骨是一塊骨骼。

    臂骨也是一塊骨骼!

    這兩者有可比性嗎?

    沒有!

    十根、甚至是二十根指骨,淬煉難度也比不上一根臂骨!

    如果說,淬煉一根指骨,只需要一天的話。

    那淬煉一根臂骨,至少也需要半個月!

    而且消耗至少要比指骨大上十倍!

    這就很恐怖了……

    張楚粗略的一計算,就震驚發現,若是淬煉臂骨,他一身血氣頂多能撐半日!

    他如今可是八品,血氣比九品時候,不知雄厚多少倍!

    他剛入八品后就做過實驗,他現在一身血氣,約等于約等于兩百個大饅頭,或七十多斤紅肉,或八十多斤白肉,或十多斤人工培育的黨參。

    也就是說,他如果單靠吃飯來頂住淬煉臂骨的消耗,那他一天十二個時辰啥也不用干了,就老老實實的坐在餐桌前吃飯吧!

    別說他不可能真把所有時間都花在恢復血氣上。

    就算他真能騰出那么多時間來,動軸上百斤食物,也讓他望而生畏。

    就因為經常拿飯桶流這個金手指恢復血氣,他現在吃飯就已經不存在“胃口”這一說了,任何食物到了他嘴里,都味如嚼蠟,吃飯已經變成維持武道修行、維持生命的一向工作。

    但吃飯本應該是人生的一種享受啊!

    “不行不行不行!”

    張楚搖頭如搗蒜,“又不只是淬煉一根臂骨,全靠吃飯頂,練完髓,我估計也就廢了!”

    “還是嗑藥吧,十斤黨參雖然多,一個時辰嗑兩支,就當是吃蘋果了。”

    “人工培育的黨參,二十兩一斤,每天十斤,也就是二百兩,一個月……也就是六千兩?”

    “……”

    “我艸尼瑪!”

    張楚頓時頭大如斗的站起身來,在客廳內轉圈。

    四聯幫現在有一千多號人手,還把持著城西所有的偏門生意,一個月的盈余,也就在三萬兩左右。

    他每個月從中拿兩成。

    但看收支,倒是頂得住他嗑藥。

    但是賬不是這么算的。

    他現在可不是一個人。

    還養著一大家子呢!

    賺點錢,他一個人全嗑藥了,張府上下一兩百口子人,全喝西北風么?

    “還得想法子搞錢!”

    張楚一拍手,咬牙切齒的道。

    他不知道那些背后有世家門派依靠的八品武者是怎么練髓的。

    但想來,無外乎是以藥石內服外敷,雙管齊下。

    他們或許有獨特的秘法,能將同樣的藥材搭配出更強的藥效,加快淬煉速度、節省銀錢。

    但張楚自信,他有飯桶流的金手指的做后盾,修行速度絕對不比任何八品武者慢。

    不過是多浪費一點銀錢罷了!

    他搞出這么大一個四聯幫,就是為了支持他的各項用度!

    ……

    張楚換上一身褐色短打,用灰色的頭巾裹了光頭,再遮住半張臉,阻止了大熊他們的執意跟隨,獨自慢悠悠的走進不夜坊。

    沒辦法,就他現在這張臉,在城西這一片也算是公眾人物了,不遮臉,只怕他一走進不夜坊,整條街的人就不用做生意。

    他當然不會干砸自己生意的蠢事兒。

    不夜坊內人潮如織,兩側推平了還未來得及修房子的平整空地上搭建了大量的臨時攤點,花花綠綠的,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頭的長街兩側,竟然找不到一絲空隙。

    有賣窩頭炊餅的。

    有賣脂粉小首飾的。

    還能隱約嗅到雜碎湯那麻辣辛香的獨特香味。

    很有前世他去過的各種古鎮旅游景點的味道。

    張楚溜溜達達的邊走邊看,目光不時掃過那些攤販臉上充滿希望的笑容,心頭也覺得十分陽光。

    這條街是他親手打造的明星項目,花了這么多的時間、精力和銀錢,當然不可能讓外人來摘桃子。

    這些攤販,全都是以前黑虎堂戰死的弟兄們的家眷、遺孀。

    三月初,張猛來找他商量,說不夜街的生意還太過單調,是不是再引進一些生意帶動一下人氣。

    張楚當時就想到了這些人。

    這些人的父兄、丈夫,為黑虎堂的擴張拋頭顱、灑熱血,他們或許都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們對得起他張楚。

    雖然他們戰死后,黑虎堂都送去了一筆不菲的撫恤金。

    但一筆錢,并不能替代他們失去的頂梁柱。

    也不能平復張楚心頭對這些人的虧欠。

    誰的命都金貴……

    這一次不夜街引進大量生意拉動人氣,張楚覺得是一個機會,一個能給這些家庭帶去希望的機會。

    他們各自做的生意,看似五花八門,沒有任何聯系,但實際上都是經過朱雀堂仔細規劃的,半條街內,絕對找不到任何經營內容重合的攤點,可以說競爭極小。

    另外,他們做生意的本錢,也都是四聯幫借貸給他們的。

    若是生意賺了銀錢,除了歸還本錢之外,還會加上一點點利息,不多,離吃人不吐骨頭的印子錢還差著十萬八千里。

    若是生意賠了,歸還不起本金,也不要緊,朱雀堂會給他們安排一份活計,每月從工錢中扣出一部分,直到還清債務為止,現在四聯幫的盤子這么大,不愁找不到工作崗位。

    說實話,以現在不夜街的人流量,只要勤快一點,即使賺不了太多的錢,糊口肯定是沒問題的。

    以工還債針對的是那些好吃懶做、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人。

    不珍惜機會的人,不配擁有機會。

    這是一個嘗試。

    如果能做得成功的話,以后四聯幫的撫恤流程中,就會加進“為戰死者的遺孀安排謀生營生”這么一條。

    到那時,四聯幫內部必將更加精誠團結、幫眾們必將更加勇猛無畏!
友情鏈接:世界直播  世界直播  筆趣閣  直播吧  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  世界杯  直播吧  起點小說  直播吧  歐洲杯直播-2020年歐洲杯足球吧高清網絡在線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