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冷艷總裁的貼身狂兵 > 第663章、嚇尿!
 夢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山廬本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結果萬萬沒想到,實行起來的時候居然這么不順利,甚至都可以說是在自取其辱!他算到了秦風會來。

也算到了現場都是他的人,每個人都會聲援他,更有君媛媛心甘情愿的給他當出頭鳥,幫他制造一切發動戰爭的借口。

卻唯獨沒有算到,秦風的強大,竟是達到了這種程度!近百位的高手,先后出戰,被他以碾壓的姿態橫掃。

最后的底牌大胡子,帶著希望和詭計出手,結果希望破滅,詭計落空,身殘志堅。

反觀秦風,依舊滿臉春風,洋洋得意!“完了。”

山廬心里響起一個很不妙的聲音。

似是察覺到什么,山廬猛然抬頭,才發現,秦風那廝已經悄然無息的來到他面前,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此時看起來,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魔鬼。

忽然,一道優美的身影擋到面前。

是君媛媛。

山廬偷偷松了口氣。

而秦風看到那滿臉煞白,擋到山廬身前的君媛媛,則是不由愣了愣:“你又要當出頭鳥?”

“要動大少,先動我!”

君媛媛硬著頭皮說道。

“你覺得你這樣做有意義么?”

秦風不由的笑了,對君媛媛這個女人,他沒有一絲的好感,但此時后者做出這般事情,卻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你很強,我知道你很強,別說是我,就算現場所有人加起來,也攔不住你。”

君媛媛執拗的望著秦風說道:“但這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不能讓大少承擔一切,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他一起死!”

“又一個被人賣了都還幫人數錢的二貨。”

秦風搖了搖頭,直接跳過君媛媛,抬頭看向其身后不說話的山廬,微笑著問道:“堂堂山廬大少,華南商會會長,碰上麻煩的時候,就是這樣躲在一個女人身后的么?”

“我……”山廬面紅耳赤說不上話來,心里那個氣啊。

什么叫躲在女人身后?

明明是這女人自己犯蠢要替我送死的好嗎?

但山廬也知道,既然秦風已經這樣開口,眾目睽睽之下,想讓君媛媛來承擔一切后果,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他這樣做了,從此威名不再,轟然倒塌的便不會是風暴聯盟,而是華南商會!當然,更關鍵的還是,君媛媛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擋與不擋,根本就改變不了任何結局。

“媛媛……”山廬死死的望著秦風,扯著嘴角陰森道:“你讓開,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是我和他之間的賭約,自然得由我和他執行,你在這擋著,只會陷我于不信之地!”

君媛媛:“大少……”山廬:“讓開!”

此時的山廬簡直太男人了。

男人的剛硬和決絕,讓君媛媛感到委屈,當即兩眼淚汪汪的很不情愿,卻又不敢不從,只能抿著嘴讓開身體,望著山廬動情道:“大少你放心,如果這家伙敢動你,讓你出了事,我一定會下去陪你的!”

問世間,情為何物。

君媛媛如此情深,山廬卻并沒有什么感覺。

他只是禮貌性的笑了笑,轉而便看向秦風,強行假裝自己一點都不怕的笑道:“不可否認,你的確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剛才我自信的答應賭約,也是我此生做過最錯的決定。”

“世上沒有后悔藥。”

秦風淡笑道:“如果這個時候你說賭約不作數了,我可不答應。”

“我知道你不會答應,所以我也沒打算這樣說。”

山廬笑了笑道:“賭約作數,你若是真想和我交手比武,動手便是。”

坦坦蕩蕩,敢作敢當!不少旁人紛紛被之撼動,如此氣魄,不可謂不服眾。

秦風見狀則是微微皺眉。

不得不承認,這山廬的演技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明明心里已經很害怕,關鍵時刻,居然還能裝出這么一副圣人君子,信守承諾的模樣。

他這么一演,秦風就不好辦了。

打,還是不打?

打了,山廬固然是會付出直接的代價,但這事情傳出去,外界撐死了也只會覺得山廬是大意失荊州,倘若卷土重來,秦風依舊不會是他的對手。

這就是華南商會和山廬多年積累的底蘊!換句話說,那便是秦風就算打了山廬,也沒有太大的意義,畢竟,這樣做一來不會讓華南商會損失多少,二來也不能為風暴聯盟帶來什么,辛苦一晚上,也就是暫時保住風暴聯盟。

秦風向來不是容易滿足的人,這樣的結局,顯然不會讓他滿意。

于是,目光一轉,秦風笑了。

這忽然的笑容,讓山廬不由心頭狂跳,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在心中洶涌,生生不息。

山廬眉頭緊皺:“你笑什么?”

“沒笑什么啊。”

秦風一副強忍著笑意的模樣,拍了拍山廬的肩膀,于心不忍的說道:“算了算了,我還是不打你了。”

“不打了?”

山廬聞言一怔,不禁困惑:“怎么突然又不打了?

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有的,說不定你這輩子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

山廬當然不是什么受虐狂,他只是覺得秦風這人不按常理出牌,突然變卦,肯定有陰謀!他的感覺沒有錯。

果不其然,秦風很快就說出了一句讓他崩潰的話:“大哥,我倒是想好好揍你一頓啊,可你都嚇尿了,你讓我還怎么忍心對你下手?”

“嚇尿了?”

山廬下意識的低頭看去,緊接著,神情大變。

在場其他人也是紛紛朝山廬的褲襠部位望去,而后,一張張面龐皆是變得精彩,仿佛是發現了新大陸,又好像是看見了外星人。

現場的氣氛,突然間再度僵冷,僵冷中,又透露著絲絲的尷尬和詭異。

尤其是站在山廬身邊的君媛媛,望著山廬那已經濕透了的褲襠,有著潔癖的她不由皺起了眉頭,拿手捂住了鼻子,連連后退好幾步。

這大概還是君媛媛第一次主動遠離山廬。

沒辦法,她有潔癖。

這么重的尿騷味,實在是頂不住啊! 
友情鏈接:世界直播  足球比分  直播吧  天天理財  極速體育  起點小說  足球比分  六合  新小說  直播吧  六合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