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逆流純金年代 > 第一百三十章 被打了
    第一百三十章 被打了
       方仁正笑著道:“你剛才不是問我招聘的第一個員工嗎?她就是。”
       程全驚訝道:“你招聘的第一個員工居然是女的,我記得你在上學的時候好像沒有這種愛好吧?”
       方仁正笑道:“什么愛好?”
       “女人啊,在學校的時候,你可沒把心思用在女人身上,對了忘問你一件事了,你與趙雅月之間怎么樣了?”程全又問。
    方仁正聽了嘆了一口氣道:“早就分了,她現在已經結了婚了。”
     “她已經結婚了?怎么這么快?在學校的時候不是還沒分嗎?”程全有點訝異。
       方仁正道:“其實上學的時候就要分了,只是還沒有徹底分而已。”
       程全一聽說道:“分了就分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何苦單戀一支梅,是她要分的吧?”
      方仁正點了點頭,程全道:“以后你肯定會讓她后悔。”
      方仁正笑了笑,道:“她后悔又有什么用,難道失去的還能回來嗎?”
      程全道:“回不來,也不能便宜了她,她結婚找了什么樣的對象?”
       方仁正道:“我們縣副縣長的公子。”
    “呵呵,怪不得與你分了,她也太嫌貧愛富了。”程全瞬間明白了。
    方仁正瞇著眼道:“如果從這一點上來說,她確實是錯了。”
    “算了,都是過去的事了,快給介紹一下你招聘的這第一個員工。”程全說著向樓上走去。
     到了樓上,靖瑤看見他來了,連忙起身相迎,并且把業務聯系的事情跟他講了。方仁正贊許地看她一眼道:“回頭我安排廠子發貨。”
    程全一看見靖瑤,那精神就是為之一振,相比起周晚晴,靖瑤明顯要更加洋氣,他一時看的呆了。
    方仁正一介紹,他連忙伸手過去道:“你好,你好。”
    靖瑤看了她一眼,客氣地與他握了一下手,便閃到一邊去了,顯然對他沒產生什么興趣。
    方仁正介紹完,就對程全道:“我們回華康縣吧。”
    程全聽了,便扯著他走到一邊小聲道:“大正,我能不能留在市里頭幫你搞銷售?”
    方仁正看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沒什么想法,就是覺得留在市區不錯的。”程全笑著道。
    方仁正道:“小靖是因為是一個女生,所以才留在這里的,你既然要跟我干,就得辛苦一些,不能呆在這里享清福,要是這樣的話,你將來也賺不了多少錢。”
    程全連忙道:“我就是問一下,不行的話,我就跟你去華康縣。”
    “這還差不多。”說著,方仁正就往樓下走去。
    兩人一起回了華康縣,然后去了青陽鎮。  
    回到磨刀石廠后,他一進門就看見薛露萍正在那里拿著一個小鏡對著自己照來照去。女人一旦喜歡臭美,真是讓人受不了。照來照去,不還是那個樣子嗎?這說明她沒把心思用在工作上。
    他咳嗽了一聲,薛露萍一轉身看見他,連忙站起來道:“方仁正,你回來了?”
       方仁正聽了,道:“這兩天廠子沒什么事情吧?”
    “沒,我在幫你盯著呢,你去市里沒買點東西回來?”薛露萍一邊笑著問,一邊打量著站在方仁正身后的程全。
     “我哪有時間去買東西,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新招來的職工程全,你們認識一下。”方仁正向她介紹了薛露萍。
    看了薛露萍一眼,程全便覺得她顯然沒有靖瑤和周晚晴二人那么讓人眼前一亮,但是也能吸引人的眼球了。
    程全忙和她認識了一下,薛露萍不知道他是方仁正的同學,看了程全一眼后,便是態度比較冷淡,沒大把程全放在眼里。
         介紹后,方仁正就道:“程全以后就是我們廠子的銷售員了,工作上你們相互配合。”
         薛露萍就答應了一聲,沒多說什么話。方仁正就又帶著程全去見了老林,知會老林一聲。
    老林一心撲在生產上,對銷售的事從來不過問,所以方仁正現在招來了一個銷售員,他沒有意見。
    程全跟他過來,以后磨刀石廠的銷售就讓程全負責,以后他就不用親自去跑了,當然,一開始還是要帶他一帶。
    晚上,他就讓程全與他住在一起,廠子里也沒有太多的宿舍,同時也想再與他聊聊,就讓他跟自己住在一起。
    安排完磨刀石廠的事情,方仁正就去了農機廠那邊。時傳軍出去要債還沒有回來,老馬在廠子里忙活著,做好恢復生產的準備。
    正當他與老馬呆在一起的時候,時傳軍突然回來了。方仁正猛一抬頭,看見他回來,臉上吃了一驚,他臉上怎么好像受傷了,用紗布纏起來的。
    他連忙迎了上去。
         老馬也很吃驚地看向他問道:“小時,你這是怎么了?”
    時傳軍把懷里的包往桌子上一放,說道:“我把錢要回來了!”
    一個沉甸甸的包放在了辦公桌上,方仁正更加訝異了,心想真把欠的錢要回來了?他和老馬都看向放在桌子上的包。
    時傳軍把包打開,里面的錢就露了出來,他拿起一摞錢,掩飾不住興奮地道:“二十萬,我全部要回來了。”
    “居然要回來了二十萬!”方仁正與老馬二人都十分震驚。
         “怎么回事,小時?”老馬連忙問道。
         方仁正也道:“時大哥,你怎么把錢要來的?臉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時傳軍這才說道:“我去平山縣那邊要帳,他們根本不理會我,我就跟他們吵,吵到最后,他們就動起手了,然后派出所的人就來了,我要求處理他們,不然,我就不走了,派出所的人幫我調解,他們迫于壓力,就把錢還給我了,我帶著錢,一步也不敢停留,就跑到了汽車站,坐車回來了。”
    “時大哥,你這傷是他們給打的!”方仁正連忙站起來關心地說道。
    時傳軍咧著嘴笑道:“這沒啥,不過就是一點小傷,關鍵是把錢要回來了,這二十萬可是夠我們廠子開業用了。”
    老馬一拍大腿說道:“小時,你不用這么拼命嘛,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和小方可怎么辦?”
友情鏈接:世界杯  直播吧  極速體育  世界直播  世界直播  世界直播  世界杯  籃球比分  新小說  天天理財  極速體育  起點小說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