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這是想重判還是想輕判?

    戒律所的工作人員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輕聲道:“這位同學犯的是包庇罪,最多判上三年。但是因為她是圣城學院的學生,是可以用罰金免除刑期的。”

    日麗娜皺眉,“那么鷗明呢?如果鷗翠跟他結婚,是不是他也能免除刑期?”她可沒忘了當初梧樹鬧出的幺蛾子。

    不想工作人員卻是搖了搖頭道:“不行的。一來這位同學才十九歲,未成年是不能做婚姻登記的,二來偷盜魔幻之靈這種罪行并不屬于能夠用罰金免除的罪行。”

    工作人員押著鷗翠和鷗明去戒律所了,日麗娜則在朱莉等人的幫助下將宿舍整理打掃了一番。

    舟雨就是在這個時候拎著一大袋子小龍蝦回來的,得知發生了什么事,他立刻便皺起了眉頭。

    “怎么了?”日麗娜面露不解。

    “你說的鷗翠是鷗翠?南園?”舟雨開口問道。

    日麗娜點頭,“你應該見過,就住在我們樓下,也學繪畫,以前還來找我交流過。”她倒是記得舟雨對這個學妹一直有些……敬而遠之?

    舟雨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那這事有些不對。”

    他看著日麗娜道:“南園這一支在大宗族中也非常有名,因為他們這一族的族人非常兩極化,一胎的兄弟姐妹,往往一個沖動無腦,一個心機深沉。”

    “你覺得,鷗翠屬于哪一種?”

    “你該不會是要說她心機深沉吧?”日麗娜目瞪口呆道。

    要知道就她的印象,鷗翠一直是個有些靦腆膽小的善良女孩子。

    舟雨卻是一臉嚴肅,“很遺憾,她確實是這樣的人。”

    “不是……”日麗娜一臉不敢置信,“那證據呢?你總得有證據吧?”

    “你大概不知道。鷗明別看桀驁不遜,其實對這個妹妹非常好,說是言聽計從也不為過。然而你卻說她對戒律所的工作人員說鷗明不肯聽她的?”舟雨挑眉。

    日麗娜皺眉,“即便你說的是真的,那理由呢?鷗翠有什么這樣做的理由?”不是她對鷗翠有多大的好感,事實上,單是如今顯露出來的真實,就讓她對這個人有點敬謝不敏了。然而……要說整件事情是對方設計的,她也覺得有些過了。

    關鍵人家圖什么啊?

    舟雨摸了摸下巴道:“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南園家族有一項特別獨特的族規。”

    “什么族規?”日麗娜好奇道。

    “族內的雙生兄妹都必須在成年生日的那一天去登記結婚。”舟雨道。

    “你的意思是鷗翠因為不想跟鷗明結婚,所以才設計他偷盜魔幻之靈?”日麗娜眼睛都瞪圓了。“多大仇多大怨,那可是至少得坐三十年牢的罪行。”

    “你這樣想是你有善心,但旁人就不一定這樣想了。”舟雨搖頭道。

    “但是鷗翠做出這樣的事,自己也是要被學院開除的!”日麗娜道。

    舟雨嘆了口氣,“鷗翠十九歲了還沒有覺醒魔幻之手,不出所料她最少也得是銀玉之手,要是運氣再好一點,指不準是金玉之手。這樣的天賦,想要成為造物大師只是時間的問題。至少,三十年內是絕對沒問題的。”

    “而三十年后,哪怕鷗明出來了,也不可能勉強一個造物大師嫁給她。那個時候,南園宗族也不可能做得了一個造物大師的主。”

    “所以,對真正有天賦的人而言,是否是圣城學院的學生其實并不是那樣那樣。”

    “同樣,正因為她因此被學院開除了,所以不會有人想到她才是罪魁禍首。”

    “甚至,即便猜到了也拿她沒辦法,畢竟又沒有證據。”

    日麗娜整個人都懵了,若非是對舟雨有足夠的信任,她幾乎以為他是在跟自己講宮心計。

    然而,不管兩人有再多揣測,過了幾天,學校還是發布了鷗翠的開除處理,她也沒多留,當天就收拾東西離開了。

    日麗娜也就只能將這事按下不提,說不好將來的某一天,事情的真相會猝不及防地出現在她面前。

    因為打算年底畢業,所以日麗娜的課業還是很繁重的。對畢業作品,她是一點也不敢馬虎,懼怕一個疏忽翻車了。幾位老師可是說了,對她的要求和對普通學生的要求那是兩回事。

    也就是這個時候,圣城發生了一件大案。

    本來再怎么大的案子,也是驚動不到日麗娜的,然而好巧不巧這次案件的主角卻是圣城學院的畢業生。

    這位名叫悅美的學姐是前兩年畢業的,本來畢業之后,她是打算跟同學一起結伴出去游歷的,然而她家里卻突然要求她和弟弟結婚安定下來。

    悅美當時是不愿意的,她倒不是另有所愛,本性和順的她也沒想過和弟弟之外的人結婚,但是她也確實沒想過畢業后馬上結婚。

    按照她的打算,是想要先為了事業奮斗上七八年,將魔幻之手升上一級,經濟實力更強大一些,再回來和弟弟結婚的。

    但是她本就性情溫和,父母加上弟弟幾番勸說,她到底還是沒能扛住,答應結婚了。

    婚后悅美雖然遺憾只能留在圣城,但也將生活重心轉移到了婚姻上。

    一開始,她的婚姻還是很順利的,結婚不到半年她就懷孕了,孕期由她父母照顧,自是無微不至。然而漸漸地,她發現丈夫似乎開始疏遠她,還和她分床睡。

    悅美心中疑惑,但每次提出,父母卻總之三言兩語岔開她的注意力。

    次數多了,她便是再笨也明白有哪里不對了。

    按捺下心中的疑惑,她開始悄悄觀察父母,然后就發現家人果然有事瞞著她。

    在有心算無心之下,終于有一次被她聽到了父母和弟弟的談話。得知了弟弟居然在結婚后發現自己難以接受和女人在一起,還說每次和她親密都要忍著惡心。相反,他倒是會對同性會不受控制地產生欲念。

    而父母一開始得知這件事之后只是訓斥弟弟,等后來弟弟承受不住心理壓力自殺了一次之后就不得不妥協了。
友情鏈接:起點小說  理財  理財  新小說  直播吧  足球比分  極速體育  六合  世界直播  歐洲杯直播-2020年歐洲杯足球吧高清網絡在線直播  天天理財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