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戰斗在魔法世界 > 第168章 夜店里
    王劍有些請教一下,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也許名聲不顯,但實力和經驗足夠的人的教導。

    不過,挪動的腳步馬上收回來了。

    正如他所想的那樣,任何人遇見這二位,上去請教都可以,就他不行。

    因為他是和此間女主人有曖昧的男人啊。

    姬傲雪就在客廳。

    她用紗巾將頭發包起,身穿圍裙,手中端著許多點心,彎著腰在那擺著。

    王劍走過去,說道:“分子料理你幾乎已經做到完美了。”

    姬傲雪說道:“你喜歡,可以天天吃,我讓人用專車送過去。”

    這尼瑪成本突破天際了吧,王劍搖搖頭,說道:“不必了,最近一段時間,我也無法確認自己會不會待在某個固定的地方,浪費了你的美食可不好。”

    兩人對視起來。

    他們都是極其聰慧的人,對彼此的關系都心知肚明,表現的極其理智,姬傲雪有意,王劍卻是進退不得,而姬傲雪也察覺到了表妹的想心思,反而只能被動等待了。

    就像王劍在科學地球看到的那句話一樣:“我不問,你不說,這就是距離;我問了,你不說,這就是隔閡;我問了,你說了,這就是信任;你不說,我不問,這就是默契;我不問,你說了,這就是依賴。”

    姬傲雪看著王劍這張臉,并不能說多么帥氣,但沒什么大缺點,壯實而帶有年輕人的生機,更別說那一股進取心的欲望。

    “說說吧,到底怎么回事。”

    王劍嘆了口氣,將自己如何計劃用風火輪去窺探魔獸動向,順便拍下視頻當做宣傳片,還有如何混進基地,偷摸跑出去,到了海上以后,如何遭遇到了傳說中的敵人,他鼓足勇氣將其殺死,而后似乎出了事情,自己跑路一夜,這才到了北方。

    這一番話,王劍對軍方的人說后,卻是實在沒人相信。

    但姬傲雪聽了,卻是沉默片刻,說道:“你惹得麻煩不小。”

    王劍說道:“起碼最近幾十個小時內,據說魔獸已經沒有繼續進攻了,所以,起碼有些反應。”

    姬傲雪忽然一笑,說道:“其實不該讓你承擔這么大的壓力,但我想,既然你說人家很強,那么一個人的死亡并不能阻止他們的目的,雖然情報不足,但你得小心點,而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你最好收回你之前的發言,你這么著急想賣風火輪,是為了錢嗎。”

    王劍說道:“我的火箭計劃你知道的,需要的資金量,好像比我計算的多一些,這也是最近戰爭的影響,一些物資的價格提升,當然,我暫時不能要你的錢,這也是為了以后著想,困難不大,但是,那些敵人絕對不簡單。”

    姬傲雪說道:“我的面子,可以幫你擺脫很多事情,但是魔獸的事情,事關人類存續,不可能輕易就做什么,你以后萬萬小心。”

    王劍冷靜了一下,說道:“也就是說,下個月的世界大會,反而不難帶來什么改變。”

    姬傲雪說道:“政治的事情,也許骯臟,但沒什么多余的東西,就是存在下去,那些人其實心中未必覺得你說的不對,也許有,但是為了保證不能隨便把消息擴散,肯定是要謹慎的,對于這一點,有點信心。”

    王劍理解這是什么意思。

    人類世界作為一個需要延續下去的政體,維持內部秩序才是第一位的,恐慌和慌亂才是第一大敵。

    “沒關系,雖然計劃不太成功,我還有備用計劃。”

    姬傲雪忽然一笑,說道:“我知道,你的朋友,可是在金陵城大干一場,讓人很是佩服。”

    王劍狐疑道:“他們干什么了。”

    “呵呵,你回了金陵不是就知道了,不如我帶你一起回去吧,你現在不是身份證件都遺失了,補辦需要花點時間,正好一起帶回金陵就是。”

    王劍嘆息一聲,哪怕是再有關系,想辦好各種證件,也得起碼一個月吧,那可是包括手機卡銀行卡身份證等一水的好東西。

    最大的幸運,可能就是最重要的龍角劍一直在身邊沒有遺失了吧。

    兩人坐在沙發上,說起王劍之前經歷的細節,也算是緊張刺激,不過,姬傲雪很明顯沒有經歷過這樣生活的波瀾。

    周圍非常安靜,姬傲雪忽然接了一個電話,說道:“今晚有個宴會,我不能去,不過我可以安排你過去一下,宴會上,有不少你需要的人,投資商,有研究戰略學的學者,還有軍人高官,事實上,這是一次世界大會之前的碰頭會,不少北方大人物都會出席,有些無法去金陵城開會的人,也會想盡辦法朝里面打探消息,灌輸自家的意志,總之,是機會。”

    王劍隨口說道:“那我們一起去啊。”

    姬傲雪臉色一變,跟著嘆息一聲,說道:“還是你去吧,我……這樣的事情,我是不能參與的。”

    王劍想到了,明白了。

    姬傲雪作為重要人物,唯一的真實任務,其實就是活著,或者說,不能死,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而絕對的安全誰也無法保證,因此,最大限度的與危險源保持距離,就是最聰明的事情了。

    那么,就是永無止境的與人間保持距離,雖然擁有整個世界,但世界和她有什么關系。

    不能參加任何的活動,不能做任何危險的動作,總的來說,就是這也不許,那也不許。

    王劍看著她,沉默了一會,說道:“你想出去嗎。”

    “去哪?”

    王劍說道:“京城我也不熟,隨便逛逛,想去哪就去哪。”

    “不行,就好像上次那樣,總有危險在,我的任務,是活著。”

    祭天陣啊,王劍感慨一下,作為最后底牌,姬傲雪的作用很簡單,就是以自身為媒介,召喚法陣,擊敗敵人。

    王劍說道:“不要高估自己,你的那么多代祖先,那么多滅亡的王朝,最后難道沒有想過使用法陣挽救自己的王朝嗎,失敗,并非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大家的,有我保護你,沒問題的。”

    王劍的話忽然就這么讓姬傲雪非常鎮定而服從,是啊,無非是出去而已,有王劍在身邊,可是比花好月圓兩人還要有安全感。

    “怎么離開呢,我這里可是門禁很嚴的。”

    “門禁防備的是外人進來,沒人會注意你,我們出去就是了。”

    出行果然很順利,這讓一向循規蹈矩的姬傲雪震驚的很。

    事實上這也很正常,這里的一應守衛,再精銳,也是人,他們日常的工作是防備莊園外的人進來謀害那位貴女,卻想不到,那位貴女會如此行事,就這么往外跑。

    當他們出了小院的時候,繪里香跟在身后,滿臉的不可置信表情,她當然不會知道姬傲雪到底是誰,但也知道,能讓花好月圓兩位身份尊貴的前輩做保鏢的女人,有多么的不簡單。

    而現在,這個女人卻是用女仆裝在外面套著,到了外面后,就直接扔掉在地上,然后好像小女孩一樣,歡快的歡樂離開。

    三人打了車,不過,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繪里香,忽然回過頭說道:“去哪?”

    這下,坐在后面的兩人,全都沒了言語。

    姬傲雪順勢靠在王劍肩頭,似乎對此毫不在意,只要能夠暫時逃脫那個牢籠,跟在王劍身邊追求自由,那就什么都可以。

    而王劍卻是一愣,他是真不熟悉京城,或者說,不熟悉這個京城,說道:“現在的時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嗎。”

    “我也沒有離開過學校啊。”

    好吧,三人面面相覷,忽然姬傲雪說道:“我聽說酒吧很好玩,不如去酒吧。”

    出租車的效率還是很高的,作為專業人士,如果你在城市里要找什么地方,不如某些不可描述的場所,問司機師傅就是最佳選擇哦。

    此時還是臨近傍晚,酒吧剛剛開門,不過人也不會太多,即使再墮落的人,總得吃完飯,休息會洗個澡再出來發泄心底的欲望吧。

    不過,三人在付車資的時候,就非常尷尬了。

    王劍出了醫院的時候就清潔溜溜的,雖然家里給他匯錢過來,但也需要時間。

    姬傲雪一輩子別說摸錢了,連花錢買東西的機會也沒有過,更是對此非常無知,雖然也知道錢的好處,但也沒有意思。

    最后付賬的,自然是繪里香,她雖然沒有帶手機這樣的雞零狗碎,卻是剛好帶了一頓飯錢。

    不過,付了賬后,那司機頗為曖昧的看了看王劍這個吃軟飯吃到突破天際的家伙,帶著點玩味的發動汽車,離開走人了。

    王劍對此毫不在意,他身家不菲,只是暫時拿不出而已,咳咳。

    酒吧還是很通融的,尤其是有兩位頂級美人隨身的時刻,王劍大大咧咧的要了個卡座,說道:“酒吧這種地方,其實看的是氛圍,嗯,你們喝什么酒。”

    “果汁……”

    “啤酒。”

    說果汁的居然是繪里香,而說啤酒的是姬傲雪。

    繪里香坐在一邊,而姬傲雪好像一個激動的小孩子,到處瞅瞅,這里算是京城最大的酒吧,一般人想進來可不容易,當然了,今天王劍隨身跟著兩位絕色,自然也可以混進來。

    大體還是相安無事的,王劍在一邊指了指,說道:“我老早就聽人說,京城的酒吧一條街里,隱藏著的唱歌高手,不差于那些一線明星的,果然,這里是真不錯啊。”

    酒吧此時還沒有正式開始,人還不是很齊,一個熱場的女孩明顯喝了酒,站在話筒前,長發長腿,臉部被半遮半掩,輕輕哼著一首很高的歌,居然都在調上。

    酒吧的燈光忽明忽暗,只要不是太張揚,誰會故意找你麻煩,能跑到這里來的,要么是被酒吧老板們發的各種艷遇軟文吸引來的,要么純粹就是找地方打發時間。

    應該說,這里的表演,還算精彩。

    王劍要了杯啤酒,本來是打算應景,但姬傲雪卻是讓他很是刮目相看,一開始只是小心翼翼的品品味道,后來卻是逐漸放開了手腳,王劍偶爾抿嘴的活動,也變成了被逼著對飲,而繪里香也不得不跟著點起了啤酒。

    這個時候王劍猛然發覺,原本柔柔弱弱的姬傲雪,可能是他認識的人里,最海量的一位,起碼自己的手已經在抖的時候,姬傲雪依然吐字清晰,冷靜而歡樂的與繪里香問話。

    “你是日本來的?看著挺好的女孩子,為什么把自己折騰成這樣?不過,我很羨慕你,也許如果有機會,我也可以好像你一樣,可惜沒機會了。”

    兩人倒也相談甚歡,對繪里香來說,王劍是發財也好,發現了獸海隱藏的秘密也好,都可以完全不在意。

    當然了,實力為先。

    八點開始后,正式熱場,幾個很會來事兒的男女分別先后上臺表演,基本上都是以鋼管舞和各種口水歌為主,如果去仔細品鑒一下,倒也有幾分才氣,“……女孩想拍電影,先得被導演c……”

    各種妙語連珠,讓一邊看著的王劍也不得不贊嘆一下啊。

    王劍不記得自己喝了幾杯酒,姬傲雪卻依然很清醒,過了一會,她卻皺了皺眉,看了看前方。

    那個之前清唱的女孩,此時又回來了,腳步蹣跚,似乎就是輕飄飄的,渾身無力。

    她似乎迷迷糊糊的,站在那,說不出話,似乎躊躇一會,很難過一般。

    忽然有人在角落里起哄,“脫掉,全都脫掉啊。”

    “嘿嘿,肯定又是嗨啦。”

    王劍悄悄環視一圈,這里的狀態似乎很不好。

    那群人很瘋狂,很興奮,似乎都在竊竊私語。

    姬傲雪卻是很不滿,似乎要發作什么,但王劍在一邊,看著她,說道:“我們該走了。”

    “丟下那個女孩子不管?”

    “問題是,我們管不過來啊,阿雪,我們快走吧。”

    姬傲雪說道:“但是見到這種事,卻不管。”

    王劍嘆息一聲,說道:“就好像在海邊救起被沖上岸的魚,有人問這樣的事情誰在乎,那人回答,這條子在乎,這條也在乎。”

    
友情鏈接:德甲直播  六合網  理財  網絡直播  起點小說  籃球比分  世界直播  天天理財  網絡直播  cc直播  筆趣閣  六合網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