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極道天魔 > 第四章 黑虎刀法 下
“這是我早年遇到的一游方道人,傳授于我的粗淺刀法,在江湖上,能稱得上三流。
    不要小看只是三流,其中也有過人之處,三流的秘籍也是足以進那些大派的藏書閣的。你拿去先好生看看,上邊還有細節的姿勢圖。先自己照著練練試試看。如果你看了之后確定還要練,那就來找我。
    不過無論你練不練,這書冊子都要記得還我。”
    趙大虎將冊子小心的遞給路勝。
    “好!”
    路勝知道,這應該是趙大虎壓箱底的東西了。
    他能這么簡單的交給他,并不代表路勝就能靠著冊子學會這門刀法。
    練武是件細膩活,其中需要糾正很多很多細節。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輕松按照冊子學會的。
    “多謝趙伯!”
    路勝小心接過冊子。
    帶著黑虎刀冊子,他徑直回到自己臥房,把房門關上,一個人點了燭臺,在里面翻看內容。
    黑虎刀法,說是刀法,實際上只有三招。
    三招都是攻。
    沒有防守,沒有閃避,只有進攻。
    第一招虎煞。
    第二招虎威。
    第三招虎嘯。
    招式也很簡單,就是三種不同的出刀軌跡。發揮出不同的威力效果。
    路勝稍微看了看,就知道了大概。但是這招式簡單是簡單,威力卻靠得是熟練度。靠的是力量速度。
    而力量速度,又講求的是本身身體發力協調。
    所以這三招刀法,還有配套的一套鍛煉心法。
    所謂心法,就是如何配合生活起居思想精神,將這門刀法發揮到最厲害的程度。
    心法,其實就是講的調整精神內心的辦法。
    招式是調整外在,心法是調整內在,兩相配合,達到精氣神合為一體的地步。
    黑虎心法有三層,每一層沒有什么特別的名字,就是普通的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
    心法修成,按照冊子上所說的達到外在招數的熟練度,才算是將這么刀法練全練到大成。
    輕輕合上小冊子。
    路勝坐在桌邊沉默了許久,不斷在腦海里將所有關于這門黑虎刀法的過程難點,全部記下,回憶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他心中默念。
    “深藍。”
    頓時深藍技能修改器的界面又浮現在他眼前。
    藍色的邊框內,是一行行的大量小格子。
    在第一行第一列的格子里,此時正顯示出他現在的狀態。
    ‘路勝——
    武學:
    黑虎刀法:未入門。’
    顯示很簡單,就只有一個他剛剛翻閱過一遍的黑虎刀法。
    “果然.....果然不是幻覺!”
    路勝身子一下子僵硬起來。
    不是害怕,而是激動!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他原本只是打算做個米蟲,安樂生安樂死,可現在感覺像是掉進蛇窟,周圍仿佛隨時可能鉆出很多毒蛇,一不小心被波及,就可能成為某個傳說鬼怪故事里的配角。死得不能再死。
    “但現在,好歹有點希望了....如果這個修改器真的能用....”
    路勝壓下心頭的興奮和激動,開始回憶自己當初編寫這個作弊器的功能。
    這深藍修改器,唯一的作用,就是修改游戲主角掌握的所有武學技能。
    它能修改武學的境界,直接可以改成大成或者頂尖境界,不過不同的是它沒法修改熟練度,沒法改氣血量,沒法改什么力量,速度,內力,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
    它唯一能改的,就是已經掌握在身的武學境界!
    “我看格子里,能夠修改的就只有這個黑虎刀法,那么我應該怎么弄才能開始修改?”
    路勝開始摸索研究起來。
    他一個人在臥房里,手無意識的翻動著小冊子,注意力卻集中在腦海里的深藍修改器上。
    他一遍一遍的將修改器上上下下仔細研究。很快,他在修改器的最底部,發現了一個很小很小的按鈕。
    按鈕上面寫著字樣:開始修改。
    “就是它了。”
    路勝意念一動,想象一個手指狠狠按在這個按鈕上。
    頓時整個深藍修改器一下閃了下。
    他忽然感覺自己可以隨意控制修改器上的所有東西。
    這種感覺很奇妙,但路勝沒有在意太久,而是迅速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黑虎刀法上。
    黑虎刀后面的狀態是未入門,在他注意力集中上去的一瞬間,狀態一下子跳了下。
    變成入門。
    路勝心頭一喜,感覺有戲,又繼續集中注意力盯著黑虎刀。
    很快,黑虎刀又跳了下,變成了第一層。
    然后是第二層,第三層....
    “成了!”路勝心頭大喜,看來修改器果然有效。
    他正準備松開精神。
    忽然那黑虎刀,居然又跳動了下。
    ‘第四層!!’
    黑虎刀法居然一下跳成了第四層!
    轟!!
    就在黑虎刀法跳到第四層的瞬間,路勝感覺腦海一陣轟鳴。
    他整個人頭痛欲裂,身體如遭雷擊,劇烈顫抖起來。
    趴在桌子上,他緩了很久的氣,才艱難的支撐起腦袋。
    鼻子下面濕漉漉的,還帶著一絲腥氣。
    路勝伸手輕輕摸了摸,一看,是暗紅色的血。
    他感覺自己雙眼發花,渾身上下無一處不酸痛。身上虛弱無力,甚至連站起來都感覺費勁。
    他抬手看了看,手背上皮膚慘白一片,眼睛也支撐不住,很想很想睡覺。
    “這是氣血大虧空的跡象!”路勝雖然不會醫術,但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點。
    知道自己可能是氣血虧空太厲害。
    他坐在桌邊,勉強撐起身體,收好小冊子。便躺倒在床上休息。
    “巧兒!”
    “公子?有什么吩咐?”
    小巧在門外輕輕問。
    “你去...給我熬一點紅棗小米粥,放點人參。要年份久點的。”
    路勝艱難開口道。
    富家少爺就是有這點好處。
    尋常人家,不要說有年份的人參,就是普通人參也只是當藥救命,哪里能像路勝這般當補品吃。
    小巧應了聲,便很快跑去廚房吩咐熬粥了。
    路勝一個人仰躺在床上,緩了很久的氣,還是感覺兩眼發黑,四肢無力。
    但是,除開這些感覺,他詫異的伸出手,一種熟悉,老練,仿佛練了很多年刀法的感觸,從手掌涌進腦海。
    黑虎刀法那三招和三層心法,在他心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變得滾瓜爛熟。
    這三招招數,不光招式中的幾層隱藏暗著,他都理解透了,甚至心法如何配合招式,配合的幾種手法,境界,用法,都一清二楚。
    “還真成了!?”路勝閉上眼,心中一片狂喜。
    這個實驗成功了。
    雖然消耗的似乎是他身體的氣血精神,但換來黑虎刀法的大成,已經足夠了。
    “只是,黑虎刀明明只有第三層,這個第四層,又是怎么來的?”
    這是讓路勝不理解的事。
    而且,黑虎刀的第四層,在現在他的記憶里,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就好像...就好像根本就是他自己親手所創一樣。
    其中隱含的理念和思路,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想到的,而更像是結合了現代科學力學的一些基本思路。
    他雖然只是個公務員,但好歹以前也是學過工程力學,人體力學之類的大學課程。
    沒等他多想,小巧已經將粥端來了。
    “正巧給三小姐熬了補血粥,也是紅棗為主,三小姐不要,我就先給公子端來了,這是百合紅棗羹,寧心補血的,我在里面也加了人參。公子你要不要?”
    小巧小聲站在門外問。
    “你端進來。”
    路勝低聲道。
    小巧這才輕輕推開房門,往里走,可剛一進來,她便看到路勝領口沾著的一點血跡。
    “公....公...公...公子你怎么了!!?”小巧大驚,手上的粥也差點掉在地上。
    路勝苦笑。
    “我沒事。”
    “還說沒事!都吐血了!”
    小巧嚇得臉都發白了。
    “真沒事....”路勝無奈道。
    小巧趕緊過去將手里的粥端給路勝。
    “來公子,先喝點熱粥。”
    在她的服侍下,路勝一口口的將那碗粥全部吃掉。
    心頭也稍稍舒服了些。
    他開始仔細回想腦海里忽然多出來的這些七七八八關于黑虎刀法的信息和經驗。
    很奇怪,這些東西仿佛從最開始就存在在他腦子里,無論任何難點,他都能輕易理解,并且感覺身體做到也很簡單。
    要不是身體現在不允許,他都打算去校場好好找把刀,習練習練了。
    小巧在他吃完粥便快步離開,去藥房找路府的坐堂醫師了。她還是擔心路勝的身體。
    路府有自己專門的醫師,是個山羊胡須的清瘦老者。
    他背著個大藥箱急匆匆的趕到。
    坐到路勝床邊一搭脈,他眉頭便舒展開來。
    “沒什么大礙,只是氣血虧空,精神消耗大,休息調養幾天就好了。”
    他扯出一張紙,唰唰的在上面寫下一個補品方子。
    “把這個拿去藥房,每日兩次,給大公子按日服用十天,當可痊愈。”
    “謝謝醫師。”
    路勝心頭也松了口氣,這和他自己判斷的情況完全一致。
    很快路放路全安也來了。
    “怎么回事?”他帶著路勝的二娘三娘一起過來的。
    路勝的娘親很早就病逝了。
    從小就是二娘照顧他。
    二娘劉翠玉性情柔和,待人極好,對他和對自己孩子沒有絲毫不同。
    “就是練武虧了點氣血。沒事。”路勝一一給家里人解釋。
    他是家中的長子,是未來要繼承家業的頂梁柱,出了什么事,自然第一時間就會引發關注。
友情鏈接:籃球比分  cc直播  歐洲杯直播-2020年歐洲杯足球吧高清網絡在線直播  直播吧  歐洲杯直播-2020年歐洲杯足球吧高清網絡在線直播  世界杯  筆趣閣  cc直播  籃球比分  直播吧  世界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